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新葡萄京官网

用电用户 | 供应商 | 求职者 |  传播者 |  繁体中文 |  ENGLISH

【战疫·术】我们需要怎样的企业防疫机制

信息来源:南网知行  发布时间2020-03-02

  新冠肺炎已经成为全国乃至全球性的重大公共卫生事件,各省先后宣布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疫情防控成为各级政府的头等大事,更是各个企业共同参与的“重要战役”。

  从疫情爆发到蔓延,随之暴露的公共卫生防疫体系问题已经敲响警钟,防控大疫能力亟待提高。

  SARS至今17年,中国的公共卫生体系改革恰和医疗改革交叠并行,其中的诸多问题盘根错节,牵一发而动全身。大疫当前是坏事,也倒逼我们深刻反思,如何加强公共卫生、传染病防治领域的全面改革?企业如何采取行动应对疫情?国际上又有哪些值得借鉴的案例?笔者梳理了中、美两国卫生防疫机制的发展路径,希望理清思路,提供借鉴。

  公共卫生防疫的中国路径

  目前,中国重大公共卫生事件现有的法律法规主要有《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实施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突发事件应对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突发事件应急预案管理办法》等。针对公共卫生的《传染病防治法》《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以下简称CDC),成立于2002年1月23日。

  此前,中国疾控沿袭了苏联的“防疫站”模式,这种高度计划的防疫系统,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时代背景下,随着投入严重不足无法满足需要。SARS给当时的中国疾控系统改革上了一剂强心针,令中国公共卫生防疫体系彻底重塑,走上发达国家的CDC道路。当时的国家疾病预防控制机构设计理念被总结为“大卫生”,即公共卫生应当包括疾病预防控制、健康保护和健康促进三个方面,并应考虑生命全过程的卫生保健服务。

  在制度上,中国公共卫生防疫体系也在重塑。2003年,《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以超常规速度获批颁发。该条例明确规定了处理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组织领导、遵循原则和各项制度、措施,明确了各级政府及有关部门、社会组织和公民在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工作中承担的责任和义务,还明确了违反《条例》行为的法律责任,这为政府进行危机决策提供了法律保障。

  这场危机之后,公共卫生的重要性被再次提到国家安全层面讨论。2005年8月国务院颁布《国家突发公共事件应急预案》;2006年国务院办公厅首次公开发布《2006年我国突发公共事件应对情况》,对我国2006年突发公共事件应对工作进行了分析评估;2007年11月1日生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突发事件应对法》(以下简称《突发事件应对法》)针对我国传统行政应急管理体制的封闭性、低效率性、随意性、缺乏协作性等弊端,在三个方面实现了突破性的转变。

  其中,有关突发事件预警问题,《突发事件应对法》第四十三条明确规定:“可以预警的自然灾害、事故灾难或者公共卫生事件即将发生或者有发生的可能性增大时,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当根据有关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务院规定的权限和程序,发布相应级别的警报,决定并宣布有关地区进入预警期,同时向上一级人民政府报告,必要时可以越级上报,并向当地驻军和可能受到危害的毗邻或者相关地区的人民政府通报”。这意味着,预警条件是公共卫生事件即将发生或者发生的可能性增大;有权决定预警的主体是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相关程序为事后报告。

  紧接着,数百亿的资金投入到这个领域。到2007年,国内各级疾控中心已有3585个,全职人员共近20万人。全国31个省,98%以上的市和94%以上的县建立卫生监督机构,卫生监督人员近10万人。

  虽然建立了传染病防治的相关机构,但各个城市目前都还缺少一套完善的公共卫生体系、传染病防范体系、ICU重症隔离资源管理体系。很多常规医院往往不具备控制传染的空调、排污等基础设施,因此没有办法控制传染,也没办法收治传染病人。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对此指出,“要长远看到这个体系的投资效益,它是一个国家面对巨大公共卫生灾害时强有力的保障。作为公共服务的这样一个系统,当然不能完全靠市场、靠民间、靠企业来建设,而是要依靠国家、城市的公共投资来建设。”

  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CDC联合制定的企业防疫指南

  美国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已经在不断推进公共卫生防疫体系改革,有很多经验和教训值得中国借鉴。其中,如何维持企业正常运营,对外如何帮助客户、社区共遏疫情等内容为中国企业如何参与防疫提供了有益的参考。

  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美国以《国家安全法》《全国紧急状态法》等公共危机管理核心法律体系为依据,逐步建立并不断完善国家危机应对系统。法律规范依托于组织机构予以实施,包括《全国紧急状态法》《公共卫生服务突发事件反应指南》《突发事件后的公共卫生服务指南》《国家灾难医疗反应系统》系列纲领及《联邦反应计划》等,形成了专门的联邦应急法律体系。除此之外,公共卫生领域基本法,州、县等地方性法律、法规互相补充完善,构成了系统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法律法规体系。

  其次是针对人、财、物资的保障。美国有一整套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资源保障系统,包括“全国医药器械应急物品救援快速反应系统”“美国公共卫生系统实验室体系”“流行病学调查小组”“资金支持体系”“城市医学应急网络系统”以及“全国健康教育系统”等,它集中了美国最好的资源以应对危机。同时,以全国公共卫生信息系统为核心的信息网络系统负责保障信息的及时、充足和有效。在保护员工和削弱病毒对经济、社会影响方面,企业发挥重要作用,美国也制定了指导企业疫情防控规划的文件。2005年,面对潜在的禽流感大爆发,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和CDC联合制定了企业防疫指南 。该文件明确了企业在防疫期间应采取的行动计划,包含针对业务所受影响的规划、针对员工和客户所受影响的规划、制定在疫情期间实施的政策、在疫情期间配置资源保护员工和客户、员工沟通及教育、帮助所在社区等的核对清单。 针对可能发生的传染病大爆发,确定了企业在防范应对方面所应采取的行动步骤。

  中国企业、防疫机制方法启示和借鉴

  美国公共卫生防疫系统的治理经验为中国提供了借鉴,但由于国情各异,中国需要结合自己的实际状况进行吸收。美国具有完善的突发公共卫生应急组织体系和协调机制,从“国家—州—地方”三级层面建立了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对体系,形成了以完善的应急法律制度为保障,以国土安全部、联邦应急管理局和CDC等为核心机构的全方位、立体化的综合协调的危机管理体制机制。

  其次,美国的疾控中心是政府部门,只有国家一级,在州以下就是卫生局,所有的疾控任务都是卫生局的人在做。中国疾控体系不是政府部门,而是事业单位,疫情发布在体系上不可能由疾控中心来替代,必须是政府来做。因此在卫生体系将专业技术人员的工作和政府的行政管理完全分开的做法也有待商榷。

  此外,制定适合中国企业的防疫指南。虽然中国 《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及其他法律法规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预防和演练有相关规定,但在对客户、社区防疫方面仍很薄弱,需要加大宣传力度,使政府和有关部门、医疗机构及广大人民群众了解关于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法律法规和常识,一旦发生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能迅速作出反应。

  蔡译萱 南网传媒公司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