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新葡萄京官网

用电用户 | 供应商 | 求职者 |  传播者 |  繁体中文 |  ENGLISH

【人文】坝上秋早

信息来源:南网知行  发布时间2020-06-04

  西南多山,贵州尤甚,山间有狭长的坝子。站在其间,四望所及,山线起伏如浪,远近高低四围。驾车穿过,被各种颜色包围,凉风习习,忽然想起,处暑已过,秋天已至。

  白水河自西向东,见湾折返,遇渚迂回,逾坝跌落。在未跌撞成黄果树大瀑布前,它平静地流过山间坝子,自我沉淀,去城甚远,才净尽各种腌臜,让你看见,水清鱼游,草绿虾戏。水势往下,在山间沿着狭长的坝子,一路平静,吸纳山泉后一再丰腴,它的水分渗透泥土,滋长两岸各种植物作物。

  植物一丰盈,动物就在其间出没,人就从四处来,筑屋踏路,炊烟四起,鸡犬相闻,成为星散的聚落,坝子上开始声色活泛,演绎它各色的四季。

  四季有各种色,冬浅夏深,春淡秋浓。从绿到黄到红到白,再到静处一隅山泉的幽绿,水分成气化云,集雨结霜凝雪,穿过山川河泽,流过万千植被,完成一个四季的循环。

  世间万物守恒,彼长必有此消。经过一夏的雨水,山川河泽,植被果实,满满地蓄着水,所以,处暑一过,天上下来的雨水,日渐减少,天上的日头就长长地照着,地上的植被,慢慢由绿转黄,把含养的水分晒成秋天的成熟。水分再蒸发,变成漫长的秋雨,满天飘落,为人添凉。

  如果不是在坝子,气温虽然下去了,秋风也开始习习,但是风总是被山隔阻,被楼揪扯,到了拂过土地,催熟的能力被减少得威力全无。所以在城里,处暑后,满眼还是绿,少见黄色。但坝子不一样,坝上空旷,秋风无遮无拦,大咧咧从山脊上滑下来就一往无前了。它穿过这丛玉米,越过那片稻禾,把这些作物咯吱得窸窣作响,一乐淘憋劲,把身上的种子就胀熟了。

  一到秋天,上帝到处打翻调色板。各种颜色中,又仿佛黄色最贱,各处都是。而这时是早秋,黄色还没有泛滥,驾车穿过早秋的田野,黄色绿色红色铺陈一地。各种颜色不一样:深黄的,是成熟的玉米;金黄的,是早熟的稻禾;青黄相杂的,是快熟的浆米;嫩黄的,是将挖的鲜姜;深红的,是火火的辣子;浅红的,是多汁的番茄;鲜绿的,是四季的冬青。

  一片片一畦畦一沟沟一垄垄,秋天的田野上,各种颜色被四处泼洒,成了天地间巨幅的大写意。

  文/王飞 贵州电网六盘水六枝供电局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