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新葡萄京官网

用电用户 | 供应商 | 求职者 |  传播者 |  繁体中文 |  ENGLISH

【人文】山夜犹忆旧时梦

信息来源:南网知行  发布时间2020-06-04

  白马倥偬,年岁忽晚。冬深春浅的时节,世务碌碌。由于工作需要,经常开着工程车去位于深山处的变电站消除缺陷、抢修复电,从热闹的千街万巷穿梭到幽僻的山壁林泉。

  一路上,草木萋萋,云霭沉沉,寒霜漫卷,行人罕至的小径边上一路枯草衰杨,落寞缱绻的枯枝败叶凌乱地铺洒在湖面、树下、草间和路上。这样一个混合了土腥和木檀的季节,一如《诗经》中野有蔓草的场景,时光、背景、人物,都在芦苇深深的西洲卷风中忽而吹散,只余逝者如斯的清简风物与不舍昼夜的氤氲气氛。

  变压器冬检的时候,常常需要待命在山林深处的变电站守到深夜。天冷欲雪的冻夜里,万籁俱静。抬头仰望天上静顿流逝的星河,伴着恒河沙数的繁星银光,仿佛蜿蜒到穹顶天柱处,与连绵的山脊轮廓一起构成了这谜语般深不知底的漫长。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时初照人?

  来粤已久,是否已经习惯了呢?深夜工作时落在衣袖上的露水,冒雨巡视时肩上寒冻的时雨,还有守护在无名山中的虚静寂寥,和头顶上空那片终古不动的冷月。是否已经忘怀了呢?昔日热血未凉的少年理想,还有记忆里同学少年的青稚面孔。想起那些年路上遇见的朋友们温暖而倔强的脸庞,自有其少年意气。那时候风还很轻,一切都是年轻的,一切都来得及。

  此去经年,在跋山涉水的路上,与新的风景和新的人相见,更是与慢慢成长的自己相见。如今守在巨大的、沉默而冰冷的变压器旁,在寒冷的山夜里与过往的回忆拥抱,耳边只有工程车缓缓发动和骤然熄灭时的隆隆声。此刻的孤心,就像人生一场热闹已极的戏散去后,天地大静,守在明月破庙,荒江野老屋中,与二三素心知己静坐共叙旧日的除岁家声和遗憾未竟的少年旧梦,或许也足慰平生之快。

  未几,启明星亮,本如潭渊静水般深邃黑暗的山下忽然浮现了一豆幽幽的灯光,然后接着是第二盏、第三盏。一眨眼,千家万户如流萤游动般的灯光形成了一条银色的亮带。

  “复电了!”疲惫轻声的欢呼同时从山下村庄和山中变电站传来。这一瞬间,当下和过往的情感重合,欢腾热闹和经久不灭的感动鲜活如同昨日一样。少年虽会老,旧日美好会过去,只有为人间众生带来温暖光明的少年英雄主义,永不过时。

  文/刘阳涵 广东电网阳江供电局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